25年来最大的罢工游行,马克龙养老金改革动了谁的奶酪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期货操作技巧-【股票配资】2020十大正规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原标题:25年来最大的罢工游行,马克龙养老金改革动了谁的奶酪

12月5日开始,法国爆发了25年来最大的一次罢工游行,80万人上街抗议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养老金改革。马克龙此次试图啃下“公有部门”养老金改革这块“硬骨头”。据不完全统计,此次养老金改革已经触碰到了当前享有各种优惠政策的102万名法国人的利益。

养老体系为何入不敷出?

今年9月,马克龙政府颁布了《退休制度改革白皮书》,主张将42套繁杂且不透明的多轨制养老金体系合并成统一的积分制体系。

目前,法国采取的是以现收现付为主要融资模式的公共养老金制度。简而言之,就是用劳动人口供养退休人口,因此对人口结构和宏观经济的变化异常敏感。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法国的养老体系便遇到了收不抵支的难题。人口老龄化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由于人口寿命增加、生育率下降、移民数量下降等原因,2000年,法国老龄化比例达16%左右,到2018年则增至约18%,这意味着现在法国每1.7个就业人口就要供养一个退休老人。

影响法国养老金赤字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宏观经济的衰退。进入21世纪,法国的GDP增速仅维持在1%-2%左右。与此同时,法国的失业人数高企,自欧债危机后,法国的失业率一直维持在两位数左右。

在人口老龄化和宏观经济衰退的背景下,法国依然维持着高福利的养老金政策。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研究显示,2018年法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的贫困率只有4%,大大低于OECD 12%的平均水平,是OECD老年贫困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2019年11月,法国退休改革咨询委员会(COR)公布的《法国2030年养老金前景报告》显示,目前法国养老金赤字高达44亿欧元,预计这个缺口将于2022年突破100亿欧元。2010-2018年间,法国养老金支出占GDP的比重均维持在13%左右的高位,2018年则攀升至13.8%。目前法国退休人员约占全国人口的24.5%,未来20年还会有250万人退休。

由于法国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长期超出欧元区规定的3%的红线,欧盟曾三番五次批评法国,要求其遵守财政纪律,并明确要求对它的财政赤字大户——养老金制度进行改革。

上世纪90年代开始,由于法国养老金制度陷入困境,历任政府陆续对养老金制度进行了几轮改革。不过,由于养老金改革涉及退休及养老事宜且涉及大量民众,改革一直举步维艰。

为了顺利推行改革,政客们倾向于采取分阶段和从易到难的方式。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其一,调整民众不易发觉的参数指标,比如调整“延长缴费年限”这一参数,而非直接延长退休年龄。其二,从阻力较小的“私有部门”下手,撇开了享有特殊权利的“公有部门”。

虽然法国政府已成功推行了六轮养老金制度改革,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法国养老金缺口始终让法国政府倍感压力。

为什么遭遇激烈抵抗?

此次马克龙改革养老金制度的核心,就是将多种养老金制度并轨,受其影响最大的便是以法国铁路公司(SNCF)为代表的国营公司。

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欧洲研究中心余南平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罢工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反对政府改革,直指社会福利的问题。法国的退休制度、就业保护,一直是法国历史上的政治博弈难题,也因此发生了无数次的罢工。”

在法国,现行的基本养老金制度采取“多轨制”,根据经济-职业类型被划分为四类。前三类制度的主体分别为在私营企业工作的雇员、农业人口和非前述两项群体。除此之外,养老金制度还设有第四类制度,其主体被称为“特殊群体”,主要是法国十余个公有部门的员工,比如政府公务员、铁路交通公司职工、高校教师等。

四种制度的福利待遇有所差异。特别是特殊制度与其他三大制度相比,缴费年限较少、退休年龄偏低、待遇水平较高,在养老金体系中拥有“福利特权”。

以SNCF工人为例,通常情况下他们在52岁便可退休,比法国法定退休年龄早了整整十年。具体到养老金金额的计算标准上,铁路工人的退休工资标准,参照其退休前的最后六个月工资,这往往是其职业生涯中收入的巅峰。而在私营部门工作的雇员,其养老金计算方法是取其职业生涯中工资最高的25年的平均工资。

在退休工资收入上,“特殊制度”群体的福利优势也相对显著。法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SNCF员工的养老金为2636欧元/月,巴黎大众运输公司员工的平均退休工资为3705欧元/月,公务员的平均水平为2200欧元/月,而全法目前的平均工资则只有1400欧元/月。

法国工人力量总工会指出,在新的积分制养老体系下,国营公司工人的养老金将严重缩水,缩水比例最高可达30%。

“特殊群体”的养老金制度改革,一直被视为养老金改革中一个难啃的骨头。1995年,时任法国总理阿兰·朱佩急于将改革扩展到“特殊制度”部门,引发了巨大的抗议浪潮。不仅改革以失败告终,而且政府也被迫下台。

即便如此,马克龙的改革决心却异常坚决。12月9日,在乌克兰和平峰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马克龙表示当下的改革或许引来阵痛和动荡,但对国家来说却必不可少。法国总理菲利普也多次表示,法国人民有权利表达对养老金改革的不满,政府对修订改革案的细节秉持开放态度,但剥夺“特殊群体”在养老金体系中的特殊福利——这一改革核心不容改变。

对于马克龙的改革,在余南平看来,此次罢工涉及群体广泛,有铁路、航空、学校等诸多人群。马克龙的改革是偏市场化的,但是法国民众长期以来已经养成了惰性,这种根深蒂固的习惯和观念难以改变。因此,马克龙必须要寻找到改革的平衡点。如果希望改革,必须大刀阔斧;如果不改革,国家只能苟延残喘。对于民众来讲,未必能理解到政府改革的意义,但政治家则要考虑国家的未来,如何调和这两点,也将是马克龙未来的施政难点。